【平凉日报】遇见石麒麟

时间:2017-10-12 08:59 来源:平凉日报 何小龙 责任编辑:田银霞

□本报记者 何小龙 

石狮子常见,而石麒麟不常见,尤其是小型石麒麟。据说,在我国江苏省丹阳市境内南朝齐武帝萧赜的景安陵前安置有大型石麒麟,其创作于南北朝时期齐永明十一年(公元493年),距今已有1500年。

不久前,记者到崇信县采访时,在锦屏镇古玩收藏爱好者关仲斌处,看到一只很有沧桑感的小型石麒麟,颇觉新奇。关仲斌告诉记者,此物创作时间考证不详,有人说是汉代的,有人说是唐代的,但确实属于古代文物。记者让他对石麒麟进行了测量,高30公分,宽13公分。该石麒麟造型颇为夸张,呈蹲状,四肢粗壮有力,整个头部突出大张的嘴,牙齿外露,口含石珠,眼球暴突,给人一种很凶悍的样子。

但关仲斌说,其实麒麟性情温和,不伤人,它和狮子一样,都属于神兽、瑞兽,又和龙一样,是由几种动物的“部件”构成,集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于一身,古代的《礼记》记载,龙、凤、麒麟、龙龟,合称为四灵,而麒麟为四灵之首,百兽之长。所以,自古以来,汉族人对龙、凤、麒麟、龙龟这四种灵性动物非常崇拜,也演绎出一些有关麒麟的神话与典故,如“麒麟送子”“西狩获麟”等。

记者查阅有关书籍,发现“西狩获麟”这一典故与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密切相关。与孔子同代人左丘明的《左传·卷十二》和《兖州府志·圣里志》对此典故都有记载:春秋战国时期,“周敬王三十九年春(哀公十四年),西狩于大野。叔孙氏家臣钥商获麟。折其左足,载以归。叔孙氏以为不祥,弃之郭外,使人告孔子曰:有麋而角者何也?孔子往观之曰:麟也,胡为乎来哉!反袂拭面,涕泣沾衿。叔孙氏闻之,然后取之。子贡问曰:夫子何泣也!孔子曰:麟之至为明王也,出非其时而见害,吾是以伤之。”

相传孔子出生之前和去世之前都出现了麒麟。孔子出生前,有麒麟在孔府院子里“口吐玉书”,书上写道“水精之子,系衰周而素王”,孔子在《春秋》哀公十四年春天,提到“西狩获麟”,并为此落泪,表示“吾道穷矣”。孔子曾写歌:“唐虞世兮麟凤游,今非其时来何求?麟兮麟兮我心忧。”不久孔子去世。

当地人为纪念“西狩获麟”,在埋葬麒麟的地方建筑了麒麟台,又名获麟台,古称获麟古冢,今在山东省菏泽市下辖县——巨野县城东七公里麒麟镇陈胡庄以东、后冯桥以北大洼内,为县级名胜古迹重点保护单位。

因孔子的特殊地位,加之麒麟又是神兽,“西狩获麟”便成了古代文人笔下绕不开的重要创作素材。如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写了《获麟解》。南宋爱国诗人辛弃疾,21岁时参加抗金起义军,途经山东巨野麒麟台,即兴作五言律诗一首:“终始春秋笔,经名旧记麟。荒台曾建鲁,野草未烧秦。郁郁山川秀,葱葱景钯新。韦编续继否?书带已成茵。”

因此,记者深感中国麒麟文化,与龙文化一样源远流长。而石麒麟只是冰山之一角。

关仲斌告诉记者,汉族人在门口、宅中安放石麒麟和安放石狮子,作用是一样的,即消灾解难、驱除邪魔、镇宅避煞。民间还有一说法:将石麒麟摆放在室内,对好人起到保护作用,但对坏人却疾恶如仇,如发现坏人,它就会咬。

那么,石麒麟,不正是吉祥、正义的化身吗?